心中的全部

今夜,月正圓。淺淺溪水相隔僅一丈之遠,映出你為我點燃的點點燈火。月光下,竟是數碼相機那樣的美麗與溫暖,仿佛回到了你我相遇的那一天。你孤身一人滿帶愁索,將手中一盞盞的孔明燈放飛,眸子裏嵌著無盡的哀傷。你見到我的那一刻,身體猛的一驚,片刻之後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。

相對著,我報以淺淺的微笑,這,也是我唯一能夠為陌生的你所能做的。月,又圓了。昨夜,你望著手中的書信,雙眸如火炬般不可思議的燃燒著,身體顫顫巍巍地向後跌去。在攙扶你的瞬間,我看到了右下角處月琉璃三個字。我多想是自己的幻覺,可是,的的確確是那三個字,溫溫玉雅的三個字。

你滿是歡喜,卻不曾看到我那時的憂傷;你雙眸似火,卻燃不盡我心頭的悲涼。是夜冷了嗎?為何卻聽到淅淅瀝瀝的落雨聲?一夜,你未開口;一夜,獨我彷徨。既然知道未來是什麼模樣,何必假裝著留你彷徨。我不屬於你的藍天,縱使化身一只飛鳥,也只能無盡縹緲。

縱使離別,我也要好好的;縱使悲傷,我也要好好的。這一切,都只為回報你給我的這段溫柔。清晨,當朝陽還隱匿在大山腰處時,她便獨自來到了兩人共同開闢的數畝菜地旁。將鮮嫩的韭菜、菠菜、香菜等放到了身側的籮筐中,滿滿的。這一切,都是躡手躡腳,唯恐驚醒了正在沉睡的他。

一個人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黑暗山林中穿梭,只為賺得一些銀兩,做一頓豐盛的離別宴。山外的小鎮,算下來自己僅僅來過三次,每次都是和心中的他一起,一路走來縱使三四個時辰,那也是最浪漫的旅途。而轉眼間,這一切都將成為回憶,美好的回憶,現實的無奈。忙碌了一天,直到酉時才拖著疲憊的身體踏上了回家的道路,途中滿是古蘭青的醇厚酒香。

古蘭青——他的最愛,可是在三年零六個月中,為了身邊的她,僅僅偷嘗過一次。而這一次,她卻將這種味道深深刻在了心頭。他,清晨醒來的第一眼,發現身邊的她已不再。當時千般的歉意、萬般的羞愧湧上心來,隨後便是排山倒海的焦慮與擔憂。呐喊聲、呼喚聲,聲聲迴響在山林深處。

沒有她的那一刻,失去她的那一刻,他才知道她在自己的心中竟是韓國人蔘那樣的重要。癱軟地坐在地面之上,看著兩人精心忙碌的小院。那牽牛花恣意旺盛地纏繞在籬笆上,開滿了鮮紅的小喇叭。就像扡插籬笆時,自己粗手粗腳被刺破手指的鮮血,此時竟流淌在咽喉處,濃郁著血腥的甘甜。淚水,滴落在地面上,此時,才願坦誠的面對心中已無可避的真實:她——

Advertisements